留给微博(WB.US)的时间不多了,微博收入增长开启直线式下滑

6047acom

图片 2

留给微博(WB.US)的时间不多了,微博收入增长开启直线式下滑

| 0 comments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9年,微博成立整整10年,当我们看到#微博十年#这个热搜话题时,控制不住的回忆在脑海里开始徘徊。这10年里,微博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成长。

文章来源丨36氪

原标题:营收增速持续下滑,留给微博(WB.US)的时间不多了

微博2019年Q2财报显示,第二季度净营收4.3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27亿美元增长1%。其中,第二季度广告收入3.71亿美元,同比增长0.2%。从2018年Q1开始,微博收入增长开启直线式下滑,2019年第二季度也创下了其上市以来的增长最低速度。

成立十年的微博正在经历历史上最难熬的一年。

对微博(WB.US)来说,再不振作一把,恐怕真要为时已晚。

在新时代的潮流里,微博将要迎来的是死亡,还是爆发?

营收增速持续下滑是微博当前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也是微博在逆境期的集中体现。根据微博2019年Q2财报,第二季度净营收4.3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27亿美元增长1%。其中,第二季度广告收入3.71亿美元,同比增长0.2%,该增速创上市以来的最低值。增值服务收入6118万美元,同比增长8%,较上季度24%的同比增速下降16个百分点。

微博的窘境在Q3财报发布后又再度被铺陈开来。

十年风雨起苍黄

受广告业寒冬的影响,微博最大收入来源广告和营销收入正在接受众所周知的挑战。然而,宏观环境并不是唯一的负面因素。事实上,自从去年抖音等短视频开始崛起之后,市场对微博的质疑声就从未停止。

早在2019年Q2财报发布后,36氪此前提及,营收增速持续下滑是微博当前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也是微博在逆境期的集中体现。

微博从2009年诞生到现在,正好是中国互联网最火热的十年,在新的技术趋势面前,微博经过轮番激烈竞争,成为了中国互联网行业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作为最早布局短视频的玩家,微博可以说是该领域的鼻祖,但是先发优势并没有帮助微博在短视频这场战役中收获绝对的领先地位,反而是抖音和快手凭借惊人的速度后起而绝尘。

悲观情绪持续到了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微博第三季度净营收4.67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602亿美元增长2%;净利润为1.462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1.4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滑11%。增值服务收入6118万美元,同比增长8%,较上季度24%的同比增速下降16个百分点。

2009年,新浪微博诞生,起初日子过得也不尽如人意。即便如此,在起步阶段,微博还是成功的入驻了大量的明星名人,公司高管亲自上阵,甚至不惜大量砸钱烧广告。2010年,微博就已支持用短信方式发送内容,微博对移动互联网的积极适应也有目共睹。坚持到2012年时,微博的行业优势已逐渐凸显,这三年里微博率先完成移动互联网转型,在这场大战中脱颖而出。

短视频的角逐恐怕已经接近尾声,拥有庞大用户基础以及得天独厚明星资源的微博开始动作频频:先是在5月上线了铁粉功能,接着在短视频中启用弹幕功能,8月微博又宣布和淘宝直播达成战略合作。不过这种种举措真能奏效吗?微博还有新故事可讲吗?

此前,根据微博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其二季度净营收4.3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27亿美元增长1%。其中,第二季度广告收入3.71亿美元,同比增长0.2%,该增速创上市以来的最低值。

2013年,历经半年46次谈判,阿里巴巴以5.86亿美元入股微博,占约18%的股份。同年,微信的用户突破两亿,微信“朋友圈”成了微博的强劲对手。这一时期,微博处在连年亏损中,夹带着用户数据极速下滑,较2012年微博手机用户减少了596万。但是这一年受到的挫折,并没有击倒微博。

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持续的繁荣都不容易。眼下,“十岁”的微博恐怕要重新振作起来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Q3财报发布前,美国长期追踪中概股的投资机构Terracotta
Investments就在SeekingAlpha刊文披露,他们当下的立场是看空微博,制定的目标价格是39美元。

2014年新浪微博以代码“WB”登陆纳斯达克,同时成功去掉了“新浪”的前缀,该年微博的收入是3.342亿美元,收入增长185.63%。在这之后的微博顺风顺水,一路过关斩将,成功击败包括腾讯微博在内的其他微博平台。4月17日,微博上市首日,股价盘中一度涨超40%。收盘股价大涨3.24美元,涨幅达19.06%。而后,在2016年8月,微博市值更是首度突破百亿美元大关,隔年8月,市值又突破了200亿美元。

广告业入冬,收入增速跌至谷底

Terracotta表示,看空微博的理由是目前中国媒体消费形态正在发生重大改变,将持续影响到微博用户的参与度。用户参与度下滑,就意味着广告收入缩水,而微博的估值自然也就会相应降低。

2016年微博将目光转向携带拥有巨大流量的群体——网红,微博举办首届“超级红人节”,张大奕当选微博超级红人节“微博时尚红人”,作为微博百万级粉丝大V,带货能力曾创下互联网记录,影响力堪比时尚品牌。而张大奕作为一个带货能力极强的超级网红,其控股的如涵在今年的4月份登陆纳斯达克。

微博的高光时刻要追溯到三年前。2014年4月17日,微博上市首日开始交易后,股价随即快速拉升,盘中一度涨超40%。收盘股价大涨3.24美元,涨幅达19.06%。

这种观点也和外界的质疑声一致:微博正面临一场来自结构性因素以及来自竞争压力的双重挑战,这将使得消费者投入微博的时间持续遭受缩水压力,这意味着公司的运营和参与度指标等也都将持续承压。

2016年9月微博启动MCN计划,批量引进商业化机构,扶持网红变现能力。次年3月,微博宣布推出网红电商平台:一方面对接MCN;另一方面,从自家微博上挖掘月阅读量超过10万的用户,继续打造网红。

而后,在2016年和8月,微博市值更是首度突破百亿美元大关,隔年8月,市值更是突破了200亿美元,一时风光无二。截至发稿,微博市值约为91亿美元,距离其巅峰时已跌去一半。

而此时,微博拿出了一份堪称「扑街」的Q3财报,无疑坐实了外界的种种质疑,也将自己置于不利之地。

2016年,阿里巴巴以1.35亿美元增持微博,股权增至31.5%,投票权由14.5%增至15.2%。这个时候微博在赚钱方面已经表现出足够的专业性。据其公布的财报显示,2015年全年盈利6880万美元,是微博上线以来首次盈利。之后,在商业化之路上狂飞猛进,到2018年,微博全面营收已达17.2亿美元,较上年增长49%;净利润5.718亿美元,较上年度增长62%。

如果对比微博的总收入及同比增速,不难发现,微博的下滑趋势从2017年Q4就初现端倪,2017年第四季度,微博正式结束加速增长期,营收增速由2017年Q3的80.9%的增速下滑至77.4%,自2018年Q3开始出现进入加速下滑期,直到今年第二季度跌入谷底,创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

「绿洲」能救微博吗?

图片 4

事实上,增速大幅放缓出现在2018年第三季度并不是什么偶然事件,广告行业整体进入寒冬期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自上年第三季度开始,受汽车销量不振,智能手机出货量下滑等一系列因素影响,广告主开始控制预算,不仅仅是微博受到了影响,几乎所有公司的广告收入都开始进入调整期,以百度为例,去年第二季度到第三季度也出现了明显的转折。

互联网流量增长见缓,令所有超级公司和超级应用都为之紧张。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今年,微博第二季度报表出来时,众说纷纭,微博市值距离其巅峰时期也已跌去一半。如果对比微博的总收入及同比增速,不难发现,微博的下滑趋势从2017年Q4就初现端倪,2017年第四季度,微博正式结束加速增长期,营收增速由2017年Q3的80.9%的增速下滑至77.4%,自2018年Q3开始进入加速下滑期,直到今年第二季度跌入谷底,创上市以来的最低增长速度。

微博的广告收入中,相比KA广告主,SME广告主在目前的环境中受到的影响更大。二季度受广告行业宏观环境影响,加之信息流行业广告库存的竞争压力,微博SEM广告收入陷入萎缩。二季度微博SME的广告收入1.7亿美元,同比降6%。

包括微信、头条在内的超级应用,都纷纷拿出了能刺激流量「二次发育」的手段,头条就上线了包括抖音、西瓜、火山小视频等新产品,「绿洲」的出现也号称是近几年来微博憋的最大一招。

新秀猖獗,微博营收支柱岌岌可危

由于来自阿里的广告投放在早在2018年第四季度就已经开始跌入收缩期间,本次微博SME也落入萎缩期间再次凸显了微博面临的困境。

谈及绿洲,在Q3财报电话会上,微博CEO王高飞坦言,虽然已将更多的流量给予垂直账号进行扶持,但是在过去几年,微博账户中非媒体的内容和垂直领域的内容在整体内容领域里面占比仍在下降。

虽然说微博强调的是多媒体能力,以吸引更多新用户,特别是年轻用户,打造出包含文字、图片、短视频和直播在内的无死角多媒体形式。但还是防不胜防,一夜之间,抖音以短视频为主营,成功的分走了一杯羹,不管微博同意还是不同意,抖音和快手已经凭借惊人的速度一夜之间走红,同时崛起了小红书等社区平台。

截至今年8月,微博正式上线十年,但是在十年之际,微博却跌入了其发展以来的“至暗时刻”。

过去,微博的聚集了大量各领域的明星的头部账号,但是生活化和垂直领域的内容相对不是那么多。微博希望可以通过「绿洲」开辟一个更侧重于垂直和生活化内容的平台,让这些账号可以在微博和「绿洲」两个平台获得更多曝光。

抖音的崛起,带走的不仅是年轻人的眼球,更为重要的是抖音同时也将一种全新的可能性带给了大众。在微博里能够立足的是大V,能够吸引关注的也是大V,那么一个普通的人要想在微博的圈子里走红谈何容易,但是抖音却打破了界限,但凡你的内容足够吸引人,一条抖音就能够让你红遍半个江南。更严重的问题是,微博的营收支柱——广告业务,受到了抖音崛起的严重侵袭。

短视频“失守”积重难返

但「绿洲」上线之初就凸显了它的尴尬定位,这是一款在强敌四伏中诞生的应用。小红书的内容沉淀已经积累了极强的壁垒,即便如此其面临的监管压力也不容小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