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学科学教育弱化趋势必须要扭转6047acom:,一门外语对高考的贡献相当于五门物理

6047acom

目前中学科学教育弱化趋势必须要扭转6047acom:,一门外语对高考的贡献相当于五门物理

| 0 comments

《光明日报》( 2017年07月15日06版)
“这么多年来,我们为减轻学生负担采取了许多措施,中心环节是减少授课内容、缩减课时,其中普通高中物理等科学课程首当其冲。然而,请在座各位想一想,对比一下自己上学的时候和现在的娃娃,谁的负担更重?”7月12日,在中国科学院学部召开的第二届科学教育论坛上,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朱邦芬提出的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专家学者陷入了思索。
朱邦芬指出:“高中物理学等科学教育最重要的作用是培养影响学生一生的科学素养,对于提高全民科学素养、建设创新型国家极其重要。认为高中科学教学只对未来的科学家或工程师有用,是不对的。因此,目前中学科学教育弱化趋势必须要扭转。”朱邦芬的观点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们的赞同。大家对高中科学教育中存在的认识误区进行了辨析,并提出解决建议。
降低课程难度、减少教学内容≠减负
朱邦芬说,目前“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竞争愈演愈烈,甚至提前到幼儿园报考,而一再提倡“减负”后学生实际学习时间并没有减少。他日前曾到浙江省部分中学进行调研,一位高二学生向他反映:自己参加过一周的补习班,补习内容就是同一类型题目反复做,“后来再看到这类题目都有想吐的感觉”。
“我们必须要澄清一个误区,降低课程难度、减少教学内容并不等于‘减负’。”朱邦芬说,“这对于优秀学生和学习差的学生基本不管用,对于大量学习中等的学生有一些作用,但也使得他们更加努力去‘刷题’,有时候反而是增负。”
学生将大量的学习时间耗费在“刷题”和死记硬背上,这一点让朱邦芬特别担忧。“获取高分的路径更加依赖于学生的细心、勤奋和大量的模拟考试,高三整年都在复习,让不少本来对科学有着浓厚兴趣的学生热情消磨殆尽,产生厌学情绪。这种情绪可能影响到大学、研究生阶段,甚至会延续到工作阶段,对我国学生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发展将产生长远的负面影响。”
日常生活用不上≠公式定理无用
在高中科学教育中的另一个误区,就是认为很多知识将来用不上,例如数学公式和物理定理等,因此没必要学。对于这个问题,清华大学附中校长王殿军说:“我是学数学的,现在很多物理知识的确记不住了。但物理是无用的吗?我在物理学习过程中建立起来的思想方法已经成为思维的一部分。”
王殿军说,进入大学后,理科不再学文,文科不再学理,大部分人的理科素养或文科素养就到高中为止,“如果我们的老师能够认识到自己将是学生在某个领域的最后一位教师,可能教学就会不一样了”。
朱邦芬对此有同感。他以物理教育为例说,高中物理教育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培养物理学家,除了要使学生掌握一些基本的知识和原理外,还要让他们在学习过程中逐步建立科学思维的准则和方法,“如根据基本原理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认识实验对于检验理论的重要性、在考虑复杂现象时抓主要矛盾的能力、具有数量级的概念等。只有这样,才不会随便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就轻易相信”。
培养能力≠基础教育阶段脱离知识学习
只重视知识灌输而忽略能力培养,是教育界早已关注的问题,并已经开始着手改进。
但朱邦芬认为,在改进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比如片面强调能力培养,认为很多知识可以通过自学获得。
朱邦芬认为,学习知识和培养能力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它们相辅相成,在不同的阶段要取得不同的平衡”。对于优秀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应更多养成自主学习知识的能力和习惯。但作为基础教育的中小学教育,基本齐全、概念正确的基础知识传授是必要的。朱邦芬说:“知识的传授应该成体系,脱离学习知识、空谈能力和过程,只能培养出只知皮毛的夸夸其谈的空谈家。”
科学教育≠教学生千奇百怪的解题方法
在当校长前,王殿军曾是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他笑言自己的女儿上了几次奥数就被他喊停了。“她问我的题目我都做不出来。”王殿军说,不是因为题目难,而是奥数班解题的方法是“不正常”的。
在王殿军看来,良好的科学教育不是要教给学生千奇百怪的解题方法,这反而会让学生们“思维走歪了、兴趣学没了”。从定位上,在基础教育阶段,科学教育要面向所有学生,解决未来全民科学素养整体水平提升的问题。他说,科学教育要真正做好,必须做到内容丰富、有层次,对学生进行全面评价、全科开考,可以引入平均成绩点数的方法。同时,在科学评价的基础上,改变升学方式,让学生的所有时间都成为有意义的学习时间。
朱邦芬认为,高中科学教育要让学生掌握基本知识,对学科主要领域有正确的理解,培养学生对科学的兴趣、树立科学精神。他提醒说,“一刀切”式降低课程要求,不仅达不到减负的目的,而且在学生基本素质培养上无所作为,甚至还有所倒退。而高考毕竟有选拔人才的重要作用,考试要有一定区分度。
朱邦芬建议,对报考一流高校、一流学科的学生,增加相应的选考科目,这样既不会增加报考普通高校学生的负担,也有利于有特长的学生脱颖而出。
“谁赢得高中,谁赢得未来。”与会的专家学者一致认为,科学教育承担着提高全面科学素质的任务,更与未来科学家的培养息息相关,“虽然很难,但必须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改革”。

从四个“不等式”看高中科学教育

来源:《光明日报》2017-07-15 齐芳


“这么多年来,我们为减轻学生负担采取了许多措施,中心环节是减少授课内容、缩减课时,其中普通高中物理等科学课程首当其冲。然而,请在座各位想一想,对比一下自己上学的时候和现在的娃娃,谁的负担更重?”7月12日,在中国科学院学部召开的第二届科学教育论坛上,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朱邦芬提出的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专家学者陷入了思索。

朱邦芬指出:“高中物理学等科学教育最重要的作用是培养影响学生一生的科学素养,对于提高全民科学素养、建设创新型国家极其重要。认为高中科学教学只对未来的科学家或工程师有用,是不对的。因此,目前中学科学教育弱化趋势必须要扭转。”朱邦芬的观点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们的赞同。大家对高中科学教育中存在的认识误区进行了辨析,并提出解决建议。

降低课程难度、减少教学内容≠减负

朱邦芬说,目前“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竞争愈演愈烈,甚至提前到幼儿园报考,而一再提倡“减负”后学生实际学习时间并没有减少。他日前曾到浙江省部分中学进行调研,一位高二学生向他反映:自己参加过一周的补习班,补习内容就是同一类型题目反复做,“后来再看到这类题目都有想吐的感觉”。

“我们必须要澄清一个误区,降低课程难度、减少教学内容并不等于‘减负’。”朱邦芬说,“这对于优秀学生和学习差的学生基本不管用,对于大量学习中等的学生有一些作用,但也使得他们更加努力去‘刷题’,有时候反而是增负。”

学生将大量的学习时间耗费在“刷题”和死记硬背上,这一点让朱邦芬特别担忧。“获取高分的路径更加依赖于学生的细心、勤奋和大量的模拟考试,高三整年都在复习,让不少本来对科学有着浓厚兴趣的学生热情消磨殆尽,产生厌学情绪。这种情绪可能影响到大学、研究生阶段,甚至会延续到工作阶段,对我国学生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发展将产生长远的负面影响。”

日常生活用不上≠公式定理无用

在高中科学教育中的另一个误区,就是认为很多知识将来用不上,例如数学公式和物理定理等,因此没必要学。对于这个问题,清华大学附中校长王殿军说:“我是学数学的,现在很多物理知识的确记不住了。但物理是无用的吗?我在物理学习过程中建立起来的思想方法已经成为思维的一部分。”

王殿军说,进入大学后,理科不再学文,文科不再学理,大部分人的理科素养或文科素养就到高中为止,“如果我们的老师能够认识到自己将是学生在某个领域的最后一位教师,可能教学就会不一样了”。

朱邦芬对此有同感。他以物理教育为例说,高中物理教育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培养物理学家,除了要使学生掌握一些基本的知识和原理外,还要让他们在学习过程中逐步建立科学思维的准则和方法,“如根据基本原理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认识实验对于检验理论的重要性、在考虑复杂现象时抓主要矛盾的能力、具有数量级的概念等。只有这样,才不会随便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就轻易相信”。

培养能力≠基础教育阶段脱离知识学习

只重视知识灌输而忽略能力培养,是教育界早已关注的问题,并已经开始着手改进。

但朱邦芬认为,在改进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比如片面强调能力培养,认为很多知识可以通过自学获得。

朱邦芬认为,学习知识和培养能力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它们相辅相成,在不同的阶段要取得不同的平衡”。对于优秀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应更多养成自主学习知识的能力和习惯。但作为基础教育的中小学教育,基本齐全、概念正确的基础知识传授是必要的。朱邦芬说:“知识的传授应该成体系,脱离学习知识、空谈能力和过程,只能培养出只知皮毛的夸夸其谈的空谈家。”

科学教育≠教学生千奇百怪的解题方法

在当校长前,王殿军曾是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他笑言自己的女儿上了几次奥数就被他喊停了。“她问我的题目我都做不出来。”王殿军说,不是因为题目难,而是奥数班解题的方法是“不正常”的。

在王殿军看来,良好的科学教育不是要教给学生千奇百怪的解题方法,这反而会让学生们“思维走歪了、兴趣学没了”。从定位上,在基础教育阶段,科学教育要面向所有学生,解决未来全民科学素养整体水平提升的问题。他说,科学教育要真正做好,必须做到内容丰富、有层次,对学生进行全面评价、全科开考,可以引入平均成绩点数的方法。同时,在科学评价的基础上,改变升学方式,让学生的所有时间都成为有意义的学习时间。

朱邦芬认为,高中科学教育要让学生掌握基本知识,对学科主要领域有正确的理解,培养学生对科学的兴趣、树立科学精神。他提醒说,“一刀切”式降低课程要求,不仅达不到减负的目的,而且在学生基本素质培养上无所作为,甚至还有所倒退。而高考毕竟有选拔人才的重要作用,考试要有一定区分度。

朱邦芬建议,对报考一流高校、一流学科的学生,增加相应的选考科目,这样既不会增加报考普通高校学生的负担,也有利于有特长的学生脱颖而出。

“谁赢得高中,谁赢得未来。”与会的专家学者一致认为,科学教育承担着提高全面科学素质的任务,更与未来科学家的培养息息相关,“虽然很难,但必须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改革”。

编辑:徐静

“学习物理的过程,是培养学生逐步建立起科学思维的准则和方法,因而对很多问题可以根据基本原理加以独立思考作出判断,而不是看到微信上的一条新闻就相信。”朱邦芬说。

问诊”国民科学素养症结——院士专家聚焦物理学教育困境

来源:《中国科学报》2017-07-20 王佳雯


“一门外语对高考的贡献相当于五门物理,或者五门化学、生物。”中科院院士、清华物理系教授朱邦芬在近日举行的中科院学部第二届科学教育论坛上谈及某地的高考改革时说。

科学教育现状如何?影响国民科学素养的症结在何处?科学教育又该走向何处?会上,多位院士专家以物理学教育为切入点,深入剖析了当前我国科学教育的问题所在。

碎片化的物理教育

“这些科学学科在高考中的贡献低得可怜。”朱邦芬补充说。他以物理学为例,分析了自然科学学科在当前高考中的贡献,并就这些学科权重降低给学生和家长带来的认识上的偏差表达了担忧。

当前,物理学科的高中新课标已实行十年,主要由两个必修模块和两个选修模块构成。其中两个选修模块为文科生、理工科生和技校生等不同类型的学生准备,由学生自主选择。

然而,在高考指挥棒下,选择的自主权并没有交到学生手中,而是由各地区不同学校衡量自身优势后作出的综合选择。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模块也带来了学生物理基础的下降。

“高中物理总的来讲学科体系呈碎片化,造成中学生物理知识结构性欠缺,比如电磁学部分没有包含在必修内容里面。”朱邦芬说。

虽然,新课标在运行过程中也作出了很多积极的改变和调整,但物理课的必修学分却从以往的6学分减少到4学分。这一趋势加剧了专家的担忧。

专家表示,力学方面没有动量、角动量这些概念的学习,也缺少曲线运动、万有引力的知识训练,这意味着卫星发射过程中的基本原理都不了解。在电学里面,只学习静电场、欧姆定理,却没有磁学、电磁场、电磁感应这些基本概念。

“也就是说,如果以此为标准,将来我国高中毕业生的物理知识将少得可怜。”朱邦芬说。

谁赢了高中就赢了未来

院士专家们为何专注于物理学教育,并对高中教育如此关注?

有分析显示,通过统计近几十年诺奖获得者的本科专业发现,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获得者中,超过80%不是学生物出身;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中,约有近70%本科并非化学专业;但诺贝尔奖物理学奖得主中,只有18%本科为非物理专业。

“这说明一个问题,作为物质科学来讲,研究所有物质的最基本运动规律的物理学是最基础的。”中科院院士杨玉良说。

物理学的基础性,令专家对物理学教育与国民科学素养之间的关联十分关注。

“学习物理的过程,是培养学生逐步建立起科学思维的准则和方法,因而对很多问题可以根据基本原理加以独立思考作出判断,而不是看到微信上的一条新闻就相信。”朱邦芬说。

专家同时指出了人们对高中物理定位的认识误区——高中物理并非培养物理学家或工程师,而是面向大众的基础科学素养培训。

“对于很多文科生而言,他的理科基础可能就是高中时候打下的。实际上高中是培养一个人全面发展的关键阶段,此时过早的偏科非常不利于我国整体国民素质的提高。”朱邦芬说。

难觅真爱物理的人才

“我让学生修改一下毕业论文,他却和我说差不多了,文凭都有了,不用改了。”中科院院士沈保根注意到,即使是物理学博士,也可能并非真正对这个学科感兴趣,而是为了拿一纸文凭找工作。

这样的现状引起了与会专家的共鸣,也令专家感到担忧。“当前的基础教育好像很难培养出真正对物理学感兴趣、有个性的年轻人。”沈保根遗憾地说。

为了找工作而不愿认真修改论文,反映了物理学学生的浮躁。然而,这样的浮躁情绪在中学教育中已有迹可循。因为考试“赋分”制度,许多学生的精力已从学好知识,转移到如何利用“田忌赛马”的技巧获得好成绩。这不但不利于打牢基础知识的底子,也助长了学生“投机取巧”的心态。

专家们也注意到,许多教师在物理课教学中也不再通过写黑板板书演示公式推导过程,取而代之的是PPT幻灯片演示。专家担心,这种看上去简便快捷的教学方法,也将对学生思辨思维的养成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

“这方面能力欠缺的话,不仅会导致人的理论推导能力差,从事科学研究时的思辨能力也会受到影响。”杨玉良说。

物理学教育存在的种种问题让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对当下的很多教育措施应当进行回顾与反思,并通过吸收国内外先进经验,摸索出一条适合中国的科学教育之路。只有建立起完备的科学教育体系,提升国民科学素养才有可能不再是难题。

编辑:徐静

“高中物理总的来讲学科体系呈碎片化,造成中学生物理知识结构性欠缺,比如电磁学部分没有包含在必修内容里面。”朱邦芬说。

院士抛砖引玉:从四个“不等式”看高中科学教育

科学教育现状如何?影响国民科学素养的症结在何处?科学教育又该走向何处?会上,多位院士专家以物理学教育为切入点,深入剖析了当前我国科学教育的问题所在。

“也就是说,如果以此为标准,将来我国高中毕业生的物理知识将少得可怜。”朱邦芬说。

更多阅读 中科院学部第二届科学教育论坛在京召开

物理学的基础性,令专家对物理学教育与国民科学素养之间的关联十分关注。

物理学教育存在的种种问题让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对当下的很多教育措施应当进行回顾与反思,并通过吸收国内外先进经验,摸索出一条适合中国的科学教育之路。只有建立起完备的科学教育体系,提升国民科学素养才有可能不再是难题。

当前,物理学科的高中新课标已实行十年,主要由两个必修模块和两个选修模块构成。其中两个选修模块为文科生、理工科生和技校生等不同类型的学生准备,由学生自主选择。

有分析显示,通过统计近几十年诺奖获得者的本科专业发现,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获得者中,超过80%不是学生物出身;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中,约有近70%本科并非化学专业;但诺贝尔奖物理学奖得主中,只有18%本科为非物理专业。

物理学教育存在的种种问题让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对当下的很多教育措施应当进行回顾与反思,并通过吸收国内外先进经验,摸索出一条适合中国的科学教育之路。只有建立起完备的科学教育体系,提升国民科学素养才有可能不再是难题。

虽然,新课标在运行过程中也作出了很多积极的改变和调整,但物理课的必修学分却从以往的6学分减少到4学分。这一趋势加剧了专家的担忧。

虽然,新课标在运行过程中也作出了很多积极的改变和调整,但物理课的必修学分却从以往的6学分减少到4学分。这一趋势加剧了专家的担忧。

专家们也注意到,许多教师在物理课教学中也不再通过写黑板板书演示公式推导过程,取而代之的是PPT幻灯片演示。专家担心,这种看上去简便快捷的教学方法,也将对学生思辨思维的养成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